新闻中心

香港118图库一线丨专访陶虹:夫妻为什么要一体

在《我不是药神》以破竹之势竖起华语电影新标杆、并将徐峥送上华语影坛新高度的同时,他的妻子陶虹在低调地做另一件事:为孩子和家长们做一部“大人有大人的收获,小孩有小孩的满足”的动画电影《风语咒》。日前,《风语咒》受邀在威尼斯电影节进行展映,腾讯《娱乐一线》也在威尼斯见到了首次以出品人身份现身的陶虹。

 

 

在电影推介活动中,陶虹说:“艺术家可以任性,出品人就得考虑周全。”考虑什么呢?首先考虑的不是票房、市场,而是社会责任。陶虹说,做《风语咒》的初心,就是为自己的女儿做一部优秀的中国动画,为孩子们和父母创造真正的“亲子时光”——这与她自从有了女儿就减少演艺工作、将重心转移到家庭生活中的理念不谋而合。

 

 

“想生活,想过日子。”陶虹如此解释自己在演艺圈的“淡出”。相比之下,丈夫徐峥这些年来从演员做到导演,从《港囧》《泰囧》到《药神》,一路成为华语影坛最重要的影人之一,却是越来越忙。对于这种生活步调的不一致,陶虹却有自己的看法:“夫妻明明是两个人,为什么是一体?忙从来都不是问题,互相理解尊重是最重要的,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,推动着这个家往前走,这是没什么异议的。”

 

 

《药神》和《风语咒》一样,对得起自己比票房更重要

尽管有《大圣归来》《大鱼海棠》等爆款前作令人高呼“国漫崛起”,《风语咒》也赢得了很好口碑,但陶虹坦言,票房并未达到她的预期。但她将票房视为“上帝的礼物”,但求“我们一定要对得起自己干的这件事,这比票房更重要”,而这与徐峥一直以来做电影的心态一脉相承。

腾讯《娱乐一线》:这是您第一次做出品人,为什么会选择《风语咒》?

陶虹:我是因为喜欢中国文化。我觉得电影有一个责任是培养整个民族的文化自信,为什么选择《风语咒》,就是因为它的IP是中国风的形式,这是我最看重的。

我有一个朋友,他有一个儿子,我有一个女儿,我们在交流中发现教育是一个非常令人头疼的问题,一个很残酷的事情就是,我看到我的孩子那么喜欢看动画片,全是西方文化背景下的西方格式,这个真的让我有点焦虑

我身边有其他孩子的家长,原来是动漫频道的著名编导,我问他你为什么辞职,他说因为我的孩子大了,他会问爸爸你做过什么能给我看吗?他说我不敢给他看,他说我害怕。

腾讯《娱乐一线》:他做的是那种低幼动画片?

陶虹:对。我就发现中国动画现在很两极分化,有一些使劲往低龄走,小孩不能自己去看,家长就得陪着去看,然后灯一黑,家长玩儿手机的玩儿手机,睡觉的睡觉,这叫亲子时光吗?这不叫亲子时光。我希望电影看完,大人有大人的收获,小孩有小孩的满足,这才真的是亲子时光。所以当有这么个IP找到我的时候,我首先(反应)是啊?动漫?这个市场行吗?会有这种疑问。但是看到这个IP跟我心目中的那个东西那么高度契合的时候,我就心动了。

腾讯《娱乐一线》:您带孩子去看了吗?

陶虹:看三四遍了,特别喜欢。我包了一场,她跟她的朋友,还有我的很多朋友,梁静啊、那英啊她们带小孩一块儿去看,看完以后小朋友冲到我面前说,好好看啊!那真是极大的满足。然后我再一看妈妈们,都在抹眼泪,我也极大的满足。

腾讯《娱乐一线》:票房成绩达到您的预期了吗?

陶虹:没有。我希望能够在2亿左右。但其实对于动漫电影来讲我们这个成绩算是非常非常好了,评分也非常高、口碑很好,真正传递到了我想要传递的那部分,从这点来讲拍它的意义也达到了。我当然希望有一个更好的票房,但那就像是上帝的礼物一样,不可期了。但有一点,我们一定要对得起自己干的这件事,这比票房更重要。

腾讯《娱乐一线》:这些年来徐峥老师导演的作品,无论喜剧片还是《药神》,也都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吗?

陶虹:对,我们都觉得生命是有限的,一辈子能做的片子掰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,所以不做无意义的事情才是对生命真正的尊重。

 

 

一日三餐、打扫卫生叠被子,才是生命的本质

自从当了妈妈,陶虹便减少了在大屏幕上出现的频率。她称,这不光是为了孩子,也是为了自己:“是我自己对生命本身有困惑,所以就愿意花很多的时间探索生命这件事情。”作为演员,活在角色中并不是真正的生活,“一日三餐、起床打扫卫生叠被子、跟孩子一起交流,可能这些才是生命的本质。”

相比之下,丈夫徐峥却越来越忙。但陶虹认为,夫妻原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人,频率不同很正常,“忙从来都不是问题,互相理解尊重是最重要的;他有需求告诉我,我也会努力去配合,这就是家庭的力量。”

 

 

腾讯《娱乐一线》:去年在《演员的诞生》您的表演令人惊艳,大家都觉得可惜,为什么您不多多拍戏。

陶虹:就是想生活,想过日子。

腾讯《娱乐一线》:陪孩子比较重要?

陶虹:是我自己对生命本身有困惑,所以就愿意花很多的时间探索生命这件事情,跟自己呆的时间多一点。

腾讯《娱乐一线》:但是大家会觉得,当演员可以体验不一样的角色和不一样的人生,是另一种探索生命的方式。

陶虹:你做惯了别人,就忘了该怎么做自己了。现在很多演员,他们因为可贵,所以大家抢着用,但是如果他们很密集接工作,就失去了跟生命本身连接的机会。其实一日三餐、起床打扫卫生叠被子、跟孩子一起交流,可能这些才是生命的本质。

腾讯《娱乐一线》:您还是挺享受这种状态的?

陶虹:我刚开始是不能够享受它的,因为一直在高速运转的工作中,突然闲下来,你又对这件事情不是很娴熟,所以会有慌张感和不安全感。没有人是天生是会做父母的,都是生手,不经历你是没办法体会的。

腾讯《娱乐一线》:现在孩子大了一点,会考虑恢复工作吗?

陶虹:其实我从来没有断过工作,只不过把重心往舞台上移,常年演话剧。因为影视经常需要出差,长时间不能回家,话剧的好处就是我每天就工作这些时间,我还有大量时间可以在家里。

腾讯《娱乐一线》:但徐峥老师一直超级忙,你们两个对生活理念会有讨论吗?

陶虹:经常有人跟我说夫妻是一体,我对这个话会有困惑,明明是两个人,为什么是一体?他的频率跟我不一样,我就接受他的忙,他也曾经接受过我的忙。忙从来都不是问题,互相理解尊重是最重要的,你把你的需求告诉他,他能理解你的需求,而且觉得这个需求是非常重要的,大家都会配合;他有需求告诉我,我也会努力去配合,这就是家庭的力量。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,推动着这个家往前走,这是没什么异议的。

 

 

 
版权所有:
联系地址: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